主角是陈与之顾言的小说

短篇小说集锦发表于2021-05-12 00:02:11归属于小说排行榜阅读0我要投稿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这里提供主角是陈与之顾言的小说名字叫《喜欢你是我蓄谋已久》,该小说用清丽的文字、写出主角的爱情故事,陈与之顾言小说章节精彩节选:“哎呀,真的没事啦,我是谁啊,多大点事儿啊早就翻篇了啊翻篇了。”顾言不在乎地摆了摆手,想到林语柔看不到,又放了下来。“那,那好吧,明天我陪你一起去。”林语柔还是有些不放心,觉得和好朋友一起去,要是有什么事她也能照应一下。

《喜欢你是我蓄谋已久》精选内容:

在第七次“Defeat”的音效响起后,顾言仰天长啸。

开始后悔自己太冲动怎么就跑了,大神的腿还没抱稳就被自己给扔了,要是有大神带着她打的话,分分钟战绩破记录啊。

其实后来回到家,冷静地想了想后,顾言发现其实大神还是很正人君子的,喝醉了照顾她不让她流落街头,也没有乘人之危对她干坏事,自己当时怎么就脑子短路抛下了嘴边的肥肉呢。

戳了戳好友列表里灰色的头像,顾言恨恨道:“你怎么还不上线,还不上线,说好当人家师傅的也不来找人家,一点责任心都没有。”似乎忘记了是自己先抛下别人的。

“若你早与他人两心同,何苦惹我错付了情衷...”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,顾言扔掉了鼠标,拿起了桌上的手机,看了眼来电人,是闺蜜小柔,选择了接听。

“阿言啊,那个,你...”“什么事,别婆婆妈***,赶紧说。”顾言大大咧咧道。

“哎呀,就是那个郑宁的事。”林语柔试探道:“你,你知道了吧?”

“嗯,早就知道了。”顾言收敛了表情,淡淡地回答。

林语柔松了一口气又提起,继续小心翼翼地问:“那你会参加吗?”

“去啊,干嘛不去,大喜的日子肯定有很多好吃的。”

“那你...”

“哎呀,没事,不就是前男友结婚嘛,我早就对他没感觉了。”顾言不耐烦地打断了林语柔的话,“那个渣男,我才不会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。”

“你真的没事?”林语柔有些不相信。

“哎呀,真的没事啦,我是谁啊,多大点事儿啊早就翻篇了啊翻篇了。”顾言不在乎地摆了摆手,想到林语柔看不到,又放了下来。

“那,那好吧,明天我陪你一起去。”林语柔还是有些不放心,觉得和好朋友一起去,要是有什么事她也能照应一下。

“好,姐姐带你明天吃香的喝辣的。”说完,还嘿嘿嘿奸笑了三声。

林语柔听到,知道自己想太多了,翻了个白眼挂了电话。

......

金碧辉煌的场地内,宾客们三两成群寒暄着,西装履革的男人们端着酒,讨论着金融话题,盛装打扮的女人们围在一起分享时尚心得。

细腻婉转的钢琴声丝丝入耳,一切都很美好的样子。

顾言对那些皮笑肉不笑的人丝毫不感兴趣,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觅食。

有钱人的婚礼就是不一样,自助随便吃就算了,每样东西还都又精致又好吃。心里虽然直呼奢侈,顾言手下却一点也没有留情,很快盘子里就满满当当。

旁边的林语柔见了,大叹自己昨天真是白担心了,阿言哪里是有事的样子。

“哟,瞧瞧这是谁啊,怎么这么能吃。”尖锐的女音昭示着说话人的不怀好意。

耳边传来嘲讽的声音,顾言好心情顿时被破坏了个干净,将盘子房子桌上,擦了擦手,对来人道:“你有事吗?”

“哎呀,怎么不吃了,别啊,放这多浪费啊,还得麻烦别人收拾不是。”

“何曼你是不是有毛病,又不是你婚礼我吃多吃少关你什么事,花你钱了吗?”

何曼没有继续刚才的话题,转而道:“我只是过来提醒某些人,别太厚脸皮,人家都结婚了你还惦记。”

“你干嘛这么尖酸刻薄,阿言只是同学结婚过来祝福一下而已。”不忍心见好朋友被污蔑,林语柔忍不住帮腔,只是她说话柔柔弱弱,丝毫没有战斗力。

“呵,送祝福,你是来送诅咒的吧。”不想和她继续纠缠,顾言选择无视,丢下一句“随便你”,拉着林语柔准备离开。

可是何曼不想放她们离开,双臂一伸拦住了:“你别跑,把话说清楚。”

“你要我说什么?”顾言实在很费解。

“说你来干嘛,怀了什么不好的心思。”何曼继续纠缠道。

顾言有些后悔今天来了,不耐烦道:“我不想和你纠缠,等下闹大了影响可不好,我现在就走,行了吧。”说完打算绕过去离开。

何曼见她无视自己,拉住了顾言的衣服,大喝一声:“你不准走!”

顿时全场一片肃静,宾客纷纷往这边看。

新郎新娘也听到了,往这边走了过来。

程念一袭白裙,脸上的妆容更是显得她温柔可人,柔柔地开了口:“曼曼,怎么回事?”眼睛却是盯着顾言的。

觉察到敌意,顾言转过头来望着眼前的新娘,说:“我只是来参加老同学的婚礼,不料有人硬是要找麻烦。”

“谁知道你这个贱人居心叵测要来干什么。”见自己人到了,何曼更是咄咄逼人,言语也不客气了。

“你说谁是贱人?”顾言不想找麻烦,可也不会任人欺负到自己头上,既然甩不掉,那就闹吧,横竖不是自己更丢人。

“就是你,你个贱人以前就缠着郑宁不放手,现在结婚了你就来找麻烦的让人不痛快,自己没人要就和别人抢男人。”

“够了!”被点了名的郑宁低喝一声,对着何曼说:“今天是我和念念的婚礼,你别惹是非。”顾言不由呵呵冷笑。

何曼想到自己好心却被训斥了,本来就气不打一处来,听到了顾言的笑声,更是没法忍,飞快地用力推了顾言一把,嘴里还骂道:“你个贱人。”

顾言哪里想得到何曼会如此不识大体,她穿高跟鞋还不是很习惯,一个没站稳往后倒,闭眼暗道自己今天这个人是一定要丢了。

预料中地四脚朝天没有出现,顾言停在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“欸”了一声,睁开了眼转身往后看,却只看到一个好看的喉结。

倒是头顶传来了一阵有磁性的声音:“这位女士对别人女朋友动手动脚做什么?”

“女,女朋友?”何曼听了觉得不可思议,眼前这个清冷金贵,浑身散发着寒气的男人居然是那个贱人的男朋友?

不仅何曼不相信,顾言自己都不知道哪里蹦来一个男朋友,抬头想望个明白。

刚抬起一点后脑勺就被一只大手按住了,然后背又被另一手轻抚。

耳边是男人轻柔的声音:“没事了,别害怕,我在这里。”

顾言忍不住想翻白眼,哪里来的戏精给自己加戏,他哪只眼睛看到自己害怕了,考虑到好歹是帮自己的,顾言忍着没有动弹。

既然他想演,让他继续演下去好了。

“既然主人如此不欢迎,我想我们也没有必要继续留下来。”陈与之冷硬地朝着郑宁对视着。

“万年不开花的小陈总什么时候交了女朋友?到时候结婚可要通知小弟,小弟一定给二位准备大礼,送上诚挚的祝福。”郑宁脸色有点铁青,奉承道。

陈与之微微扬起左眉,说:“恭候郑总与郑夫人,我们还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说完,拉着顾言大步往前走。

林语柔此刻还是蒙圈状态,这突然出现地男人是什么鬼,阿言天天宅在家里什么时候有男朋友都没跟她讲了,见着顾言被拉走回了神急急忙忙追了上去。

返回小说排行榜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