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说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阅读

短篇小说集锦发表于2021-03-08 20:02:12归属于小说排行榜阅读0我要投稿手机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小说《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》全文讲述周婉言童谣之间的故事,为您带来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阅读,小说精彩节选:周婉言听完这段,表情毫无变化,只说,“拍下来。”“啊?”小乐听话地拿出手机。“好好拍。”她内心只觉得眼前这画面不错。再说那部电影制作组里有些人钟爱拉皮条的德性她也是知道的。

《我们昨天的恋爱超甜》精选内容:

“不是说热水器总是打不着火吗?”杨子昂指了指墙角刚装上的东西,“增压泵。”

童谣想起来前几天电话里是和他说过这事儿,呵呵地笑起来,“英雄啊!救民于水火!”

杨子昂已经在收尾了,一边拧着螺丝一边交代,“洗澡的时候打开,水压够了就能打着火了。”

她抱拳,“大恩不言谢!”又脱下外套转身挂到玄关处的衣柜。

杨子昂伸过手,“那只小的螺丝刀递我一下。”

她看了看摊开的工具箱,拿出一只问,“这只吗?”他转头看了一眼,接了过去。

她待在门边看着拧螺丝的人,他本就眉目如画,灯光下更显轮廓分明了,脖颈处的肌肤也细致如瓷,就连头发都闪着淡淡的光泽。

不是说片场拍摄很辛苦吗?怎么都不见岁月砍他几刀?

“嘁。”这样想着忿忿不平地白了他一眼。

杨子昂转过头,“怎么?有话要跟我说?”

她忙摆手,“没有。”

“那怎么这样看着我?”说着,他收拾完工具站起来。

童谣身子往后一惊,“谁看你?!”一瞬感觉脖子又扭到了,轻轻摇晃了一下脑袋,疼得一抽。

杨子昂瞥了她一眼,“走过来点。”

她扶着脖子走到杨子昂身前转过身,听着他在她脑后上空说到,“明天下班了去挂个康复科,做几天理疗。”

她撇着下巴摇头晃脑地嘀咕怎么像个老中医一样。

下一秒他的手捏住她的后颈,开始从耳根后往肩部按。

忽地一阵电流从她的后颈“呲啦”一下流过全身,童谣腾地弹开。

“怎么了?”

杨子昂的手还搁在半空中。

她的脸因为那“电流”开始发烫,怎,怎么回事呢?

“我,我去拿衣服洗澡了,你赶紧下楼!”

这样瞎说一通,就一溜烟跑回了卧室关上门。

送完童欣,江逸把车开到周婉言家楼下,说自己搭公车回学校就行,便走了。

周婉言要参加的聚会,晚九点才开始。想到已经喝了那么些酒,还要换礼服,懒得上楼,打了个电话让助理过来开车。

她现在是一家风头正盛的文传公司旗下的时尚杂志总编。

住的这个小区,因为圈内艺人不少,小区内虽然设施齐全,但公共区域平时几乎没人。

此刻她站在单元楼下,极新鲜地看着不远处的篮球场正在玩球的几个男生。

助理小乐到的时候,她正晃晃悠悠地在踱步。

小乐忙扶住她,问是不是去M家做造型试衣服。又顺着她的视线看了看球场,表情有些惊喜。

“那不是杜亦星吗?”

“谁?”

“那个白T牛仔裤的。”

小乐说完,怕她老板还不知道这人,接着解释。

“一个小演员,出道不久,最近刚有点小火苗,就出事了。说是电影路演现场甩女主演脸子,全程面无表情也不互动。”

“女主就是最近声势无两的第五有琴。其实事情还没弄清楚呢,但女主粉丝群太庞大了,不知是不是被人引了风向,现在微博上都快把他骂死了。”

周婉言听完这段,表情毫无变化,只说,“拍下来。”

“啊?”

小乐听话地拿出手机。

“好好拍。”

她内心只觉得眼前这画面不错。再说那部电影制作组里有些人钟爱拉皮条的德性她也是知道的。

球场上的杜亦星,正投进了一个三分,和另外几个男生闹起来,气质分外干净,笑容温暖却不灼目。

傍晚柔软的光线里,他一跳起来就好像随时都会变幻成为阳光中的一束。

同行的人提醒他,杜亦星才发现不远处的人似乎在拍他,想着已经闹出的大事端不能再生枝节了,得让拍摄者删掉。

他朝着周婉言走过去。还没走近就闻到了些微的酒味,醉酒的人可不太好沟通啊,但也只能继续硬着头皮过去。

“不好意思,你们刚才拍的东西能不能••••••”

没等说完,就看到眼前的人把食指放在唇前,“嘘”。

她的手指很好看,暗紫色的指甲油,衬得手指更胜葱白。生得媚艳又带着些生人勿近的冷漠感。

此刻她表情冷淡,微醺的两颊因肤白衬得更显红晕了才柔和些。杜亦星不知为什么感知到这份柔和,一瞬心跳漏拍。

下一刻眼前的女人就只昧了昧眼,转身走进了车里。

小乐看着已经坐进车里的老板,赶紧拿出名片递给杜亦星,又开始一贯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。

“我们是岚杂志的,刚才并没有拍到你。如果之后发现有任何不妥,可以随时联系。”

行车路上,周婉言收到林存生的信息,“今晚有时间吗?我回来了,想见你。”

林存生是个三十后半的歌手,圈内浮浮沉沉十年。这两年靠着几张新专辑又有大势了起来,如今正在开第5次全国巡回演唱会。

周婉言和他谈了一年的秘密恋爱。两人说好,互不干涉,只凭着需要和想念在一起。

“今天不行。”周婉言回他。

酒后有点晕车的缘故,她闭上眼睛,不知怎么想到年幼时妈妈发现爸爸出轨,决绝离婚时竟然没要任何财产。

她无奈地笑,又想到要去的聚会,就只觉得累得一点气力都没有。

夜初静。

童谣想到刚才的电流,“错觉,一定是错觉。”

这样自我催眠着洗完澡出来的时候,杨子昂又出现在她的书房。

他左手臂搁在小矮桌上,整个人半倚着桌子,右手拿着一支笔,正看着剧本。

童谣其实已经习惯了,杨子昂根本就没用过楼下的书房,看书看剧本甚至看电视,他都待在她的书房。

理由她也知道,楼上书房有一面超大的落地窗连着窗外的大露台,他喜欢这样望出去的景色。

“杨子昂!我超喜欢这个大露台!”

“嗯,我也是。”

这是六年多以前,他们第一次来看房的时候说过的话。

童谣在小矮桌的另一边坐下,看着落地窗外的夜空,想着刚买这两套房的时候两人还兴奋了好久。

其实这栋楼不是复式单元区,她这层和杨子昂楼下那层是分两套买的。

她这层因为在顶楼,露台面积很大,实际面积比楼下杨子昂那层小不少,不过当时童谣也没有那么多钱去负担正常的面积。好在是这大露台也很讨人爱。

那时候是杨子昂接了这家房产商的广告。因为是代言人,有7折买房的福利。

原本承诺的大户型单元已经售完了,所以房产商就答应说可以优惠价买两层小户型的。

他来问她要不要买一套,童谣立马答应了。

一是这种天降馅饼的便宜事哪里找,二是那时候以为马上就会结婚的。

谁知道,买完不久就分手了。

返回小说排行榜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