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生七零要翻天齐悦雷军最新章节小说免费阅读

短篇小说集锦发表于2021-07-01 10:00:28归属于热门小说阅读0我要投稿手机版

            
				

《重生七零要翻天》这本书大家都在找,其实这是一本都市言情小说,小说的主人公是齐悦雷军,讲述了:余秀莲本就体弱,猝不及防下,被高壮的王淑芬扑得撞到身后半人高的木柜上,疼得她脸色都白了,一句话都说不出,而王淑芬却盯着她身后的柜子眼前一亮:“你不说我也知道,你一定是藏到柜子里了,你不动手,我就自己翻!”

话说着,就将余秀莲自木柜旁推开,王淑芬一向手黑又劲大,推得余秀莲身体往后一倒,后脑朝硬木床沿直直砸来,唬得床上的齐悦脸色发白,紧急之下,她只来得及伸手去托余秀莲的后脑——

嘭!

“嘶——”齐悦体弱力小,没能托起余秀莲,反倒被其倒下的重力压得手背撞到床沿上,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,她疼得倒吸一口凉气。

若说之前,齐悦对于王淑芬还心生愧疚,而今却是半点愧疚也无,眼底余悸未消,若是刚刚她没有伸手挡这一下,余秀莲必然撞得头破血流,不死也得丢半条命。

而王淑芬出手这般狠,虽未必有摔死余秀莲的念头,但恶意显然也不少,齐悦得自原主的记忆碎片中,就有好几次王淑芬欺负余秀莲母女的片段。

齐悦虽不是余秀莲的亲生女儿,但毕竟占了她女儿的身体,又被她护住不止一次,于情于理,齐悦都不能让她任人欺负!

眸光一暗,齐悦忍痛将手背往床沿倒刺上一抹,皮破血流,鲜血汩汩,一片淋漓——

“啊!”

王淑芬刚闯入东厢房不久,那里就传出一声凄厉惨叫,齐老娘的眼皮一跳,将怀中的小孙儿塞回王桂琴怀中,骂骂咧咧地赶了过去,院中其他男男女女也跟着跑向东厢房。

就连刚刚院中吵得沸反逆天都没有动静的主屋,这次也哐当开了门,齐永福沉着一张脸跨出门槛。

“嚎什么!”

齐老娘赶到东厢房,就看到余秀莲抱着齐悦的手在哭,顿时气不打一处来,张口大骂:“嚎什么丧,一家的福气都被你们两个丧门星给嚎没了!”

看到齐老娘刚一冲进来,不问青红皂白就发作她与余秀莲,就算她不是原主,此时也感到心寒至极,但不管心底怎么想,她抬起头,举着手,满脸泪痕委屈地唤道:“奶奶,我手疼。”

齐老娘最近很不待见齐悦这个大孙女,但当目光瞅见她鲜血淋漓的手时也吓了一跳,张口喝问:“怎么弄的?”只问了这一句,不等人回答,齐老娘忽然想到什么,眉头立刻竖了起来,“齐悦,你一大清早弄一摊血要恶心谁呢?老娘告诉你,别说你故意弄伤一只手,就是你今天将这手剁了,你也得给老娘上工去,否则别想吃饭,老娘说到做到!”

“娘,不是的,不是悦悦故意……”

余秀莲语无伦次的辩解,只未说完,就被齐老娘喝断:“她不是故意的,就是无意的!但不管有意无意,弄伤了手就是她蠢!”

齐老娘强盗一般的逻辑震得齐悦一时失了声,但见余秀莲张口结舌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,又瞥见王淑芬正贴着墙壁偷偷往外溜,齐悦顾不得隐藏本性,举着血淋淋的手往王淑芬一指:“奶奶,我不是故意,也不是无意,而是被二婶害的!”

被那血淋淋的手隔空指着鼻子,王淑芬头皮有些发麻,却强撑着不承认:“悦悦你别胡说,二婶可是连碰都没碰到你,怎么可能弄伤你的手?”

齐悦冷笑地戳穿她道:“你是没有碰到我,但你推得我娘脑袋撞向床沿,若不是我出手托了一把,那么出血的就不是我的手,而是我娘的脑袋。”

此言一出,在场之人倒吸一口凉气,伤了侄女的手,与撞破大嫂的头,这性质可是完全不一样的,众人看向王淑芬的目光一下子变了。

“你胡说,是你娘自己站不稳,根本不是我推的!”王淑芬根本不肯认,又冲着齐老娘道,“娘,您知道的,大嫂身子一向弱,平日没事还要晕两下,她昨夜因为齐悦发烧折腾了一晚上,今天若是不晕倒才不正常!”

齐老娘闻言,怀疑的目光立时从王淑芬身上转到余秀莲身上,最后落在齐悦脸上,那对抠进眼眶里的眼珠子射出厉光,似要将她射个对穿。

齐悦一触及她目光,就知道这老太太是认定祸首是自己,心里堵得要死,却也只将枪口对向王淑芬:“二婶,您既然自认无辜,又为何心虚地贴着墙壁偷溜?”

王淑芬自然是心不甘情不愿的,但是前有公爹盯着,后有丈夫拳头威胁,她咬着牙,低头向余秀莲道歉:“大嫂,对不起,我不该错手推你。”

余秀莲的头发在厮打中被扯掉不少,模样有些狼狈,但比之脸上带着好几道的血痕的王淑芬要好上很多,她自然不算吃亏且还占了便宜,本以为要受罚的,不想齐悦一番话下来,公爹竟然定了王淑芬的错,而今王淑芬真的低头向她道歉,她一时间还是没有反应过来,因为这样的情形,自她嫁入齐家以来,还是第一回!

王淑芬低头道完歉,等了一会也不见余秀莲回应,脸上神情渐渐扭曲起来。

齐悦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,况且家中的“镇山之虎”还在房门口盯着了,她伸手一捏余秀莲的手心,轻声提醒道:“娘,二婶跟您道歉了。”

“哦,哦,”余秀莲醒过神,伸手将垂落的头发别到耳后,这才对王淑芬道:“弟妹推了我没事,但最终伤了悦悦的手,弟妹也该给悦悦道声歉。”

齐悦讶然地抬眸看向余秀莲,虽然“镇山之虎”的吩咐里包含王淑芬向她道歉的意思,但是这个时代长幼有序的观念渗入人们的骨血里,少有长辈向晚辈道歉的情况,所以她也没准备深究,而王淑芬也明显准备蒙混过去,只是没想到余秀莲竟然再次提起。

王淑芬刚刚轻松的神情,在听到这个要求后,她的脸瞬间扭曲起来,抬头瞪着余秀莲,目露凶光。

余秀莲似有些承受不住地垂下了头,却又出乎意料地坚持:“爹刚刚说了,你该给悦悦道歉。”

在场之人的目光,唰地一下全落在余秀莲的身上,齐悦也惊愕地微微瞪大了眼。

记忆中的余秀莲不是一直很软弱的吗?便是见到有人欺负原主,也只是劝她与人为善,那么这一次为何会这般强硬?

难道真的是因为有“镇山之虎”撑腰的缘故?

齐悦忍不住转头看向房门口的镇山之虎——黑脸老头,而他的目光正好射过来,目有精光,便是齐悦没有原主骨子里对他的敬畏,此时也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目光,但她没有退缩,反而迎上他的目光展颜一笑,亲昵地唤了声:“爷爷。”

齐永福用鼻腔“嗯”了声,便不再出声,只继续盯着她。

应了就好,齐悦继续笑着道:“谢谢您疼惜孙女,但二婶毕竟是孙女的长辈,就算她有错,但孙女若真的坦然受了她的道歉,别人知道缘由的还好,不知道缘由的,只会说我这小辈不懂事,甚至还可能说咱们齐家家教不好了,所以二婶这个道歉恕悦悦不能受。”

齐永福眼中精光爆射,追问她道:“若是爷爷亲自在村民面前说明缘由,你二婶的道歉你还敢不敢接受?”

“不是孙女不敢接受,而是不能接受。”齐悦迎着他的目光不卑不亢地回道,“因为这世上的事,不是你说了别人就会信了,而是要看别人愿意相信什么,而我们只需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。”

听完她这句话,齐永福眼底闪过一道异彩,点头道:“你经了事后,果然长进了一点。”

齐悦闻言讶然得眉梢微动,她是真没想到还能得到这位黑脸大家长的赞赏,而在惊讶的同时,心底也暗松了一口气,因为有了他这句话,就算她以后做出一些与原主性格迥异的事情,也可拿他这句话来镇压一切怀疑。

返回热门小说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