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话筒给你用君向晚江与白-我的话筒给你用全文阅读

短篇小说集锦发表于2020-12-03 08:01:12归属于女生小说阅读0我要投稿手机版

            
          

《我的话筒给你用[娱乐圈]》是由网络作家穿裙子的四季倾情打造的一部现代甜宠小说,男女主是君向晚江与白。讲述的是君向晚是S省电视台广播中心里的一名主持人,一次意外,帮几个小姑娘拿了点东西进大楼,都是些软灯牌、手幅、易拉宝之类的,进电梯后因为好奇就拿了个手幅看了看,还念了出来,不过她没注意的是,正主和她在同一个电梯...

精彩章节

疼痛越发剧烈,江与白只觉眼前黑黑白白,颜色不断变换。身上开始冒冷汗,冷风吹过打起了寒颤,整个人在广告牌下瑟瑟发抖。

幸好广告牌上头的雨遮宽大,否则现在他已经成了落汤鸡。绕是如此,依旧有落在地上的雨水溅到鞋子里,脚底一片冰凉。

君向晚声音不大,不过清脆悦耳,江与白听在耳中如同天籁,他费力抬头,视线因为疼痛而模糊,断断续续吐出两个字。

胃……疼……

此时的江与白脸色苍白到可怕,额上有细密汗水,增添了一丝脆弱的美感。君向晚对他没什么好印象,不过总不能见死不救,若真是放任他这冻着,保不齐要生场大病。

想不到这人居然是江与白。一天内见了三次,也算是莫名的缘分了。如今总不能见死不救,君向晚叹气,“我帮你叫车,咱们去医院。”

心想江与白虽然态度傲慢,不过总算是个名人,应该不会讹她,被碰瓷的风险大大降低。

大雨天,连出租车都趁机抬价。君向晚工资不低,偶有外快,不过她一心想着在这座省会城市买下自己的房子,好将母亲接过来一起居住,因此平日算得上节俭。

她犹豫着,正在挑选一个提价不那么厉害的,便觉得裙子被人拽了一下。低头,江与白声音嘶哑,思维还算冷静,“不能去医院,会被发现的。”

君向晚不理会,都疼成了这个样子,不去医院才是有问题。

见她不为所动,江与白咳嗽两声,再次开口,“我这个样子真的不能去医院,特别是和你。被人拍到了就是娱乐版头条,会有很大的影响。”

君向晚也不是很想和他一起出现在头条,有些头痛的蹲下身子,视线和他齐平。

“要不,我给你助理或者经纪人打电话叫他们来接你。”

江与白摇头,“不行。”

经纪人阿伟一向唠叨,特别是两人分开之前还在念叨他,若是让他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,三个月内耳边别想清静,而且一定会管得更严。

虽然江与白已经习惯,不过体验还是不大好。

他想了想,“我这是老毛病了,你帮我买一种我常吃的胃药,喝些热水睡一觉就好了。”加了一句,“多谢。”

睫毛颤颤巍巍,看起来有些脆弱可怜,和之前趾高气扬的样子形成鲜明对比。

君向晚不知道,江与白心高气傲,一向跋扈,刚刚的多谢里已经包含了道歉的意思。

不过,虽然脸色苍白,额头冒汗,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江与白依旧是好看的。

君向晚心中微微动了一下,然后认命的搜索一下附近的药房。

“我帮你买药,然后给你找个酒店住下吧。不是说睡一觉就会好吗?”她搜索到了药店,准备带江与白过去,顺便帮他订酒店。

身边传来热度,也许是不再孤立无援,让他凭空生出许多勇气和坚毅。

江与白摇头,“不住酒店,不安全。你家有空房间吗?”作为如今娱乐圈最红的人之一,江与白的信息早就被卖个干净。

他前脚入住酒店,后脚就会被粉丝和私生围追堵截。

如果是别人这么说,君向晚一定会以为对方是登徒子,不过江与白显然不是。

此时的江与白脸色苍白,声音有些颤抖,可怜巴巴的蹲在那里,看着君向晚的眼神带着几分不自觉的祈求。

不过,君向晚想了想自己的住处,摇头,“你还是去酒店吧,五星级酒店的保密性很好的,还可以请专人照顾你。多好。”

江与白自然有自己的考量。酒店人多口杂,而君向晚既然是T台的主持人,住处一定不错,最起码安全和私密性有保障。

“酒店会把我曝光的,而且我刚和经纪人吵架了,他要是看到我这样,一定没完没了的啰嗦,认定他自己的正确。你就可怜我,收留我一晚上吧。”江与白是歌手,把自己的声音伪装的楚楚可怜。

君向晚虎着脸,“不行,我男朋友不会同意的。”

江与白幽幽一叹,“无中生友么你?这么大的雨还让女朋友打车回家,我看还是立马变前男友的好。”

君向晚语塞,有一丝被戳穿的尴尬。

江与白趁机加码,“不是想要签名吗?我多给你几张签名照好不好,姐姐,可怜可怜我吧,真的好痛啊。”

皱着眉头揉着胃部,江与白一副可怜的样子。虽然刚刚对君向晚态度不大好,不过江与白自认能伸能屈,现在誓要撒娇耍赖,抱住君向晚的大腿不放手。

毕竟,要是让经纪人知道他如今的状况,那就不止是唠叨的问题了。恐怕半年之内他的私人行程都要受到管制,连呼吸都不自由。

君向晚犹疑,“好吧。不过事先声明,我们家很小,你只能睡沙发。要是不满意就自己到酒店去,我是不会送你的。”

江与白连连点头,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喝水吃药,然后舒舒服服睡一觉。

这该死的胃疼,让他人都飘了起来。

君向晚无奈,只能暂时收留江与白一晚。她叫的车很快就到,君向晚如今没什么名气,江与白又裹得严实,因此人家只当是普通小情侣,没有多给一丝眼神。

君向晚顺路买了药,雨势太大,裙角湿了一片。她穿得不多,回到租住的房子里时,已经有些瑟瑟发抖。

君向晚住得离电视台不远,颇为老旧的一个小区,连电梯都没有。

好不容易爬到了五楼,江与白觉得如果自己是发烧,那么出的这一身的汗已经可以康复了。

虽然小区老旧,不过简单的一室一厅颇为干净整洁。

此时两人身上都有些狼狈,君向晚让江与白坐在沙发上,自己先去烧水。

然后找了条干净的毛巾来给他擦身上的雨水。

幸好江与白为了防止被认出来,浑身上下裹得挺严实,此时不过是衣服上有些湿润,头发和脸略擦一擦便干爽。

君向晚去屋子里换衣服,江与白打量着面积不算大的室内,以他的眼光看,狭小的室内算得上寒酸。

不过屋子干净整洁,虽不是温馨的风格,却很有些整洁大气的感觉。没有女孩子喜爱的各种摆件和毛绒玩具,连布艺沙发都是简单的灰白色。

除了必要的家具,便只有几样绿色植点缀,家具也是普通的原木色,倒和江与白的风格有几分不谋而合。

然后,江与白发现君向晚说的面积不大,真的不是托词,而是真的不大。

整个房子的面积也就三十平左右,和他在B市房子的卫生间差不多大,和他父母家就更没法比。

这样的面积,他觉得也就能堪堪转身,真不知道君向晚是怎么住的。

不过总比到酒店被各路人马围追堵截,猜测围观的好。

半躺在沙发上叹口气,江与白总算有了活过来的感觉。

胃依旧绞痛,不过因为身处一个舒适的环境,似乎没有那么明显。

君向晚换过衣服出来,将头发简单盘起,灰色的家居服显得干净利落。发现水已经烧开,洗了个杯子倒上热水,端到了茶几上。

研究了一下药品说明书,君向晚将要吃的剂量拿出来,催促江与白赶紧吃药。

“水太热了,我要喝凉水”江与白不再狼狈,忍不住开始作妖。捂着胃,半躺在沙发上要求换水。

既然人已经到了自己家里,君向晚就要负责,如果疼痛加重她会更麻烦。因此摇头,“你稍微等一下吧,胃疼还喝凉水,我看你是生怕不够疼。”

她的威胁很有效。人在屋檐下,江与白乖乖闭嘴。

君向晚满意,考虑到江与白的情况,决定今天晚上就喝小米粥,他养胃,自己减肥。

不过,江与白的性格中的恶劣因素又开始作怪。看着雾气袅袅的水杯,他有气无力的开玩笑,“姐姐,这么痛快让我来你家,不怕我做坏事吗?”

君向晚正在厨房淘米,屋子不大,所以江与白的话很容易就听到。

她转过身,看着沙发上的江与白微笑,“你觉得你现在的战斗力,有资格说这句话吗?”

“我好歹也是个男人啊,平时更有多运动,你看看我的腹肌。”江与白不服气,他觉得自己被蔑视了,顺手将衣服掀开好好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好身材。

君向晚挑了挑眉毛,六块腹肌,看起来好像还不错的样子。

不过,她冷笑,“我相信,只要你有脑子,就会让自己比太监还太监,和我比闺蜜还闺蜜。咱们俩之间要是爆出什么情/色新闻,那我直接有了关注度,没准儿立马在台里站住脚跟。你呢,就等着粉丝脱粉回踩,慢慢变十八线吧。”

虽然不愿承认,不过这话不假。江与白讪讪笑了一下,“姐姐,你不会这么对我吧。”

君向晚扬眉,“你觉得呢?”

江与白吃瘪,感觉胃又开始疼,不敢再多说话了。

淘过米,按下电饭锅的开关,见水温差不多了,君向晚便将杯子和药递给江与白,让他吃了药。

又去找出了一身干净的衣服,让江与白换上。

“你要是能坚持洗澡,就洗完澡就换。不能坚持就直接换上,我到卧室去。”

看着眼前紫红色的家居服,江与白一脸一言难尽,这肯定是君向晚给哪个中年期发胖妇女准备的衣服,居然拿给他穿。

见江与白不愿意,君向晚心里偷笑,面上却严肃,“这是给我二婶儿买的,一次都没穿过呢。我这实在没有别的合适衣服,你要是不穿,就把身上的衣服塌干吧。要是感冒别怪我。”

嘀咕一句,“要是去酒店不就没这事儿了吗,合适的浴袍随便穿。”

江与白假装没听到,想了想,虽然衣服丑了点,不过身上确实有些难受。而且最主要的是,除了君向晚也没人看到。

权衡利弊之后,江与白便拿上衣服和君向晚找出来的洗漱用品进了浴室。

返回女生小说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