暗香白荷祝东风全文章节免费阅读

短篇小说集锦发表于2020-10-18 12:01:27归属于免费小说阅读0我要投稿手机版

            
				

白荷耳边充斥着质问,半天,她才说了句:我没有杀他。或许是被惊到了,也或许是因为她的确伤了他,这句话白荷说的并不是多么有底气。

他头上的伤是不是你打的?白荷,你还敢说你没有?陈凯旋的二姐陈意好怒道。

你怎么有脸说你没有?陈凯旋的大姐陈意如跟着说,她扶着陈夫人,双眼通红。陈克亲眼见到你用花盆砸了凯旋,害得他当场就倒地不起。多少人在场都看到了,你怎么有脸在这里狡辩?

陈克就是昨儿个陈凯旋派来接白荷的人。

白荷说:我是伤了他,但我知轻重,走时也确认过他只是昏了。我还让陈克快把他带走包扎,陈克也答应了。你们若是不信,就把陈克叫来问问。

陈克站在人后,闻言便站了出来说道:的确是如此。可少爷到家后没多久就发起了高烧,天刚亮就他哽咽住了。

白荷抿紧唇。

陈凯旋的父亲在仆人的搀扶下颤颤巍巍上前走了两步,他两鬓斑白,竟好像一夜之间老了十岁。

他颤抖着手指着白荷,声嘶力竭地问:你究竟与我儿有何深仇大恨?竟要下如此毒手?

凯旋待你不好吗?他在你身上花了多少心思?到头来,到头来却死在了你这个女人的手里!老天啊,求求你开开眼!为我儿讨个公道吧!大约是痛到极致,陈母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,双手合十凄厉地乞求上苍,却悲愤到一口气没上来,翻着白眼晕了过去。

妈!

陈母的昏厥像一个引火线,陈家人立即就爆发了。纷纷涌上来拼命扯拽白荷,要她以命赔命。

白家的人一向不团结,更何况今天这事儿还是家里最不讨喜的白荷惹出来的。这样一来根本就没人愿意护着她,更没人肯帮她说句话。甚至几个太太心里都巴不得陈家的人把白荷带着。

唯独白正廷,至少还是有点儿血缘的亲生父亲。尽管他懦弱且无能。

他隔着仆人同陈父辩驳,大太太尽力维持着自己白家正房的可笑尊严。白荷跟陈家的两姐妹打的不可开交,白月薇吓得一直叫,被三姨太护在身后唯恐殃及池鱼。四姨太则躲在柱子后,场面乱成了一团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接连的哨声响起,有人怒喝着:住手!都住手!

穿着黑色制服的巡捕站成了一排,个个手持警棍,知了喘着粗气紧张地站在他们旁边。见此情景,动手的人都停下来自动分开。

陈父叫道:李捕头,你来的正好,她杀了我儿子!

就是她!白荷!陈家两姐妹愤愤地推搡着白荷。

白荷狼狈,却倨傲。

返回免费小说列表
展开剩余(
赞赏支持